爱车的诺诺

预约电话
4000-089-081

老炮儿:十万喷个法拉利?你丫逗我呢!

话说京城六哥,曾经八〇年代的大顽主,生了个跟他一样叛逆的儿子——晓波。就像所有熊孩子一样,晓波并没有为这个家庭带来多少快乐,却一时冲动地给人家车子划了个痕。


车主是个叫小飞的官二代,很稀奇地迷恋着跑车和《小李飞刀》。而被划的车子,比起两个年轻人来说,更加独特——法拉利·恩佐!


不得不说,敢挑恩佐下手——而且晓波还是认识这车的前提下,我们不能佩服他的勇气,而要惊叹于他的缺心眼儿。

不过作为一个汽车维修业内人士,我认为小飞同学——恩佐的车主,同样是个缺心眼儿。忘记给车买划痕险算是一个理由,二十多岁还没把《小李飞刀》看完算第二个理由。


既然划了车子,小飞又把熊孩子给扣了,当爹的六哥就自然要花钱赎人。车主开出的价码是十万!观众席上的我,不禁犯了职业病——
“到底要花多少钱!?”

电影还在放着,我却没心思看了——倘若真要花100,000RMB,那……诺诺上市,指日可待!

从工艺来说,车辆喷漆不外乎几个工艺流程:

不同车型一般都是这样的流程,只是会根据车辆具体情况,微调其中的细节。在知乎上,有个很火的帖子说超跑喷漆如何如何,那简直是个车盲大V为奸商鼓噪、站台。只要离开汽车制造厂,别说是法拉利·恩佐了,哪怕是给恩佐·法拉利的棺材喷漆,也是这个流程。


于是乎,决定成本的就是材料和人工了。主要材料便是油漆了,给法拉利喷漆,首先你得有人家的颜色。

爱车的诺诺的油漆合作伙伴是PPG和鹦鹉,还配了PPG圈养调漆师,所以经常能看到调漆技师从实验室带油漆回来玩。凭这背景,应付法拉利的补漆,想必不成问题!


在爱车的诺诺调漆房,我们果然找到了一套法拉利的专用色卡。



当然,我们同样凑巧找到了兰博基尼、劳斯莱斯、玛莎拉蒂的专用色卡,还有一台正在进行全车施工的阿斯顿·马丁 Vintage——它正在被拆散,准备进入下一环节。


说完了材料,再说说人。不是每个人有了金刚钻,就敢揽瓷器活。所以找到千里马比买个好马鞍更重要。诺诺的车间主任老李,他曾经的同事、徒弟们现在都已经是各大豪华品牌售后服务的掌门人了。


李师傅带领的团队自然不是一般团队——这个团队的技师的薪水都比我们的老板高,而且高出不止一星半点……


诺诺的钣喷业务水准,自然体现着这个团队的身价,质量和价格都和路边摊喷的“迷彩服”不可同日而语。


既然诺诺的维修团队能够满足法拉利的质量要求和法拉利车主的挑剔标准,那我们的售价应该也能让六哥参考参考——
十万块足够把整车喷上个几次!

人们不禁疑问,法拉利是不是应该贵一点么?


在工程师文化盛行的公司里,我们的价格体系是基于客观而严格的算法的。通过精算每项工作的各种成本摊销,以及潜在支出和合理盈利预期,得出每项服务的定价。从人工成本上细看,法拉利的车门喷漆的确会在工序流程上比宝马多一些事儿,多一些成本,导致喷漆价格会高于宝马,但是远没有“末尾加个0”那么夸张。


也就是说,和普通修理厂那种“见人下菜碟儿” 或“见车下菜碟儿”不同,诺诺是严格按照付出的成本定价。在这样的维修体系下,因为法拉利和宝马的喷漆成本差异并不像它们的身价差异那么显著,那维修价格也就“遗憾地无法等比彰显超跑车主的身价”了,而喷漆效果却是堪比原厂品质的。


如果六哥来我们这里询价,想必第一次和小飞见面时便要拔刀相向,一较高下了。


算完了这笔账,我怀着对诺诺永远发不了横财的担心,重新回到电影中来。但是看着电影中几次三番出现的修理厂,我不禁又开始犯起了职业病。


首先,修理厂打架,怎么会不拿工具空手就上呢!


考虑到会教坏小盆友,这茬儿先略过。


不仔细看看,还真会忽略这个接地气的细节!

其次谈谈车间管理。


电影画面里通透的厂房和裹着冬衣的俊男靓女们,从侧面说明这里没有暖气。在一个没有暖气的厂房里修车,这样的条件实在让人抹眼泪,而冻得发抖的双手也很难保证维修质量啊。


再看看华北旗舰店,不但有空调,为了保证室内温度,还采取封闭运营。最近“帝都”雾霾严重,诺诺还考虑为华北旗舰店引入PM2.5除尘设备。


把小编都帅花痴的吴亦凡(从长相看,据说是无部长的亲堂弟)身后,是中国当代修理厂的真实写照。几千块一台的便宜举升机就不可劲儿埋汰了,墙根儿那堆应该叫“杂物堆”吧!据说为了能让主角儿在杂乱的背景里凸现出来,剧组不得不给无店长堂弟染了一头白头发……在爱车的诺诺,我们争取为每一个这样的场景开罚单!


我本以为小飞讹了六哥十万块,可以匀不少出来装暖气。但看看场地里糟糕的硬件设施,我觉得花钱的地方还很多,暖气钱可能还要讹别人去。

不过就这十万块,小飞也没留住。正常人看来,小飞找了个吃里扒外给他戴绿帽子的女朋友。但深受诺诺德式管理风格毒害的我,看到了修理厂里有大量的无关人员瞎晃悠,这是巨大的安全隐患。我们运营上海店时,这些隐患都是要赶尽杀绝的。


比如说,我们鼓励客户观摩我们的维修过程。但如果您要钻到车子底下一赏裙底风光,那就必须带上护目镜。这没有半毛钱讨价还价的余地,否则就线框外老实待着。



作为一家坐落在上海的维修厂,很不幸我们错过了成为《老炮儿》的外景地的机会。但我们一直在努力,相信终有一天会成为《老克拉》或者《老模子》的外景地……


到那时,法拉利喷个车门,也就几百块吧!

部分图片摘自电影《老炮儿》


意见反馈 (有什么对爱车的诺诺说的,请尽情发言!我们等待您的反馈)
Copyright © 2012-2017 NuoNuo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14008763号-1 沪公网安备 31011802001334号 电子营业执照